【诺深&莲深】出师不利 4

◇慎入慎入慎入,更期不定,没有大纲
◇CP:诺深&莲深(fly组合)
◇架空,伪古风
◇文风不定(因为没有文风。
梵允诺,书生。尹深,新手大侠。流莲,尹深的小师叔。
除这三人外,原作中其他人物不会出场。
◇预计是短篇或中篇
◇预计是HE

※※※※※※※※※※※※※※※※※※※※

(四)

    尹深一心的要说得那人低头认错,再不济也是各退一步,偏生那人不识时务,站在那儿颇有和尹深掰扯清楚的意思。
    “本就错不在我,我有何好怕的?”梵允诺本没有多上心,却偏被惹得起了火,也针锋相对起来。
    “哼,莫说我们欺你!你可有什么能耐来拦我们的车?还是快些退开,让我们过了才是。”尹深更是自觉占了先机,说起话来很有底气。
    梵允诺不再多说,抬手便拿了管笔朝尹深掷去。
    只见那笔如刀一般破空而来,气势汹汹干脆利落,却又让人觉得它似绒羽一样轻盈闲逸。
    真是漂亮!要不是这招是冲着尹深去的,流莲真得叫上一声好。
    飞身上前挡开这一击,把尹深护在身后,流莲对着一脸冷淡的书生微微拱手,“小辈不懂事,是我管教不严。给您赔个不是。不过您又何必如此?”
    梵允诺刚要开口,尹深就先不干了。
    白发的少年从流莲身后蹦出来,指着他大叫:“好啊!怎么有你这样不讲理的人?这是不敢认错还要杀人灭口啊!人模人样的……”见他还要说,流莲赶忙扯扯尹深的袖子,“你且少说几句。”
    “小师叔这是怎的?因着他心狠手辣便放他继续为害不成?”尹深愤愤不平,“他还没赔钱呢!”
    流莲只觉得头大,过去捂住尹深的嘴往怀里一摁,又转身和那书生样的人扯出个笑来,“师侄不懂事见笑了。”
    梵允诺却不去接他的话,看了两人一会儿才慢慢开口,“三百两。”
    流莲一愣,“甚么三百两?”怀里的少年扯开嘴上的手急的直蹦,“你看你看!师叔我说甚么来着?果真是讹钱的不是?!你这个!……唔、师叔放手!……我就说、唔唔唔!”他一蹦正磕了流莲鼻子,流莲却顾不得痛,只拽了少年回来捂住嘴,随即望向对方,“敢问这三百两是……”
    那人装模作样的行了个小生礼,道:“那笔乃是云大师少年时所制,虽不如后来品质,可也算不得普通。加之这笔本是家母留与在下的,也用出了几分情谊来。方才得知二位是刚出师门的,在下也不好怎样,只是求得个安慰罢了。”
    尹深被按着急得不行,一劲儿的唔唔唔,流莲也不知说什么好,难不成问人家怎么会把这样的笔放在外边还顺手扔去打人?还是说这太贵了可否便宜些?
    “怎么?二位可是不愿?”梵允诺抖抖袖口,“既然如此---”
    流莲一想那白花花的银钱就心痛得不行,扽尹深行个大礼,“是我们莽撞了,求公子原谅。不知您这是要往哪儿去?不若我们,”流莲想起那管如刀的笔顿了顿,却还是说了下去,“不若我们护送公子前去。也好免了今日之事。”一语罢,对那三百两竟是提也不提,但姿态确实做足了的。
    听得话了梵允诺简直不想再搭理这二人。虽早知人心难测,有人好财有人贪色有人爱权,却未曾见过这般小气的人物!为了那三百两就把身份自己撕下来踩!
    不动声色的别开脸,梵允诺道了声“罢了。”冷冷淡淡的样子像是恨不能把这两个杵在前头的人物一把丢开,“既然也说过了,便如此作罢。两位请便,某也该离去了。后会有期。”
    尹深不忿,却因被流莲按住动弹不得,只好嗯嗯唔唔地看着那人得意洋洋、趾高气昂地走了。不由得心里发狠,好啊,这个骗子我可算是记住了。
    梵允诺本就不想沾是非的,却不知怎么碰上这二人一搅就忍不住辩驳几句,掷笔出去也是懒得再理他们,后来好不容易找了由头离开,自然是头也不回的。也就不知仅为了这个,就被人惦记上了。
    “他功夫精妙,你莫要冲动。”流莲还是把尹深揽在怀里的姿势,边说边腾出一只手去揉他头发。
    尹深轻哼一声,因着是出门在外,担心流莲跑了自己人生地不熟的,也不好发作,只小心眼儿的卸了力气,打定主意要压趴下流莲。“小师叔眼力好,我可不如。哼!师侄刚抿了酒,现下乏得很。有劳小师叔扶我一扶。”
    流莲哭笑不得,也不应声,俯身托住膝弯和背,抱了人便往车厢里去。
    “好好好,车里还有茶水点心,给师侄用些醒酒。”
    两人窝在车里一口气吃光了刚买的茶点,又就着点肉干开了坛米酒,这才慢慢悠悠的吩咐往客栈去。
   

评论

热度(7)

© kvrq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