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深&莲深】出师不利 3

◇慎入慎入慎入,更期不定,没有大纲
◇CP:诺深&莲深(fly组合)
◇架空,伪古风
◇文风不定(因为没有文风。
梵允诺,书生。尹深,新手大侠。流莲,尹深的小师叔。
除这三人外,原作中其他人物不会出场。
◇预计是短篇或中篇
◇预计是HE

※※※※※※※※※※※※※※※※※※※※

(三)

    流莲掀了帘子进来时,尹深还是刚被丢进来的模样,半仰在车厢里,不知想着甚么傻笑。
    流莲见了更是不满,哼了一声道,“师兄总忧心你性子,却不知你竟是少有往心里去的!”
    尹深听得抬头去看,入眼的便是流莲一副冷脸,“欸?小师叔原是和我一起么?”
    “怎的?当初巴巴哄了我来,如今可是后悔了?”
    尹深的一句话惹得流莲恼火不已,当即黑了脸,堵了尹深一句。矮身进到车里,随手甩下帘子在一旁坐下,也不再看他。
    尹深愣了一愣,凑上前去笑道“小师叔莫不是恼了?莫恼莫恼,师侄可没说不要师叔!我当是只我一个可怜巴巴的坐马车,原来小师叔也是和我一道的。本想着是师叔丢下我一个独个儿去骑马了,却没料到……”,说着尹深起身挤去流莲身侧,抬手勾过流莲脖子,“哈哈,小师叔果然仗义!”
    流莲闻言瞥了尹深一眼,满心无奈,心想自己竟和他一般计较,真真是糊涂了。亏还是自小一块儿长大的。
    “行了。走吧。”流莲扯开脖子上揽着的手,对外边吩咐一声。
    尹深也没在意被扯开的手,仍凑在流莲跟前,“哎,小师叔,咱们这是去哪儿?直接去那念经的老和尚那儿么?”
    流莲瞧瞧他,转手从怀里掏出个本子来,翻了翻,“不。先去镇上,由镇子去平井,再经贺州川北、稜城去尚州河内、弘枝,入邺州,顺西敕到陇水。德祥寺在陇水桑城。”
    尹深也被他师傅抓去读过书,因此对地名多少有些印象,听得流莲这样说不由接了一句,“可是邺州陇水不就在我们丰城北边吗?做甚绕那一圈?待得事了,由着性子去耍也是使得的,何必现下多走?况且就在下旬了。”
    流莲很是诧异的看向尹深,“你竟不知么?大侠们都是这般行径啊,也是,我可翻了一宿的话本才知道,你要如何晓得。”说着扯过尹深,把那本揣在怀里刚拿出来的本子摊在膝上。两人凑在一块儿,流莲点点自己那一手急急赶出来也还算端庄的字儿,“凡是成了大侠的,先前必有不凡的经历。就说《白邬君传》和《江湖烟雨异闻》里的白邬和覃訔,都是要去做事却半途转了路,而后兜兜转转成了大侠,末了也办了事儿。啊,至于吃食,我,咳,你素来爱这个,我也瞧过了,总归是好味儿的大都深藏不露,左不过是要多费些功夫。这个《风雨夜谈》、《胭脂结》、《孤老志》里都提过。”流莲说着扭头很是严肃的去盯尹深,“最得记下的是出门在外要慎行慎言,万不可冲动,争一时之气。特别是要晓得权衡,莫要因小失大。”
    尹深不知该怎么回他,于是只哼哼唧唧的应了几声,又转开了话头,“小师叔可有带些零嘴?我们等等可是要在镇上住一晚?”
    这是怎么回事儿,尹深心想听他小师叔说的头头是道可总觉得有些不安,那些东西也是能靠话本儿的么?罢,小师叔再不济,总不至于搁这上边出差池,且随他去就是。
    好容易到了镇上,尹深巴巴地望着不远的酒家,“小师叔,可要去尝尝?想是比庄里齐全的多!”
    流莲端起气势,一板一眼的教训起尹深来,“饮酒误事,还是少喝为好。出门在外,该谨言慎行才是。不过,”话锋一转,流莲的眼神儿也不断往那酒家飘,“不过这次就罢了,你且去挑几坛回来,顺便带些佐酒的也可。”
    作为尹深的小师叔,特别是在小时候就会把尹深的酥饼骗来一口吃掉大半的小师叔,流莲觉得那酒还是挺香的。
    提到这个,就不得不说他们还真不愧是总角之交的师叔侄,有些地方还真是如出一辙。
    提着淡黄颜色的糯米酒,尹深勾着流莲嘟囔,“在庄子都不喝这种,反倒是出来才要,小师叔是舍不得银钱吧!”
    流莲不言语,抬手去捂他嘴,一路拖着回了车上。
    “哈哈哈哈,被我说中了!”尹深笑的愈发得意。流莲也急,“你却不是么!谁是去买的那个?”
    但听的里头吵吵闹闹,那小厮搁外头倒有些不知如何了,一时不备便出了差池。
    于是外头便也是吵吵闹闹的了。
    尹深先从里蹦出来,拉过小厮,“这是怎的?”那赶车的一脸懵然,只道是没留神碰了人。
    还不待被碰的人上来讨个说法,尹深便不乐意起来了,“我们这般大,又是未曾动的,怎的有不长眼的往上撞!”
    这话说的那被碰了的人不快起来,言语间也带了些怒气,“你们是怎么行事的,却是不知里是有人的么!真是好大的气派!也不知是哪家的少爷公子?”
    尹深却是听不出来嘲讽的,只转过身去高声回复,“这可不是哪家的少爷!我们是出来游历的!话不多说,你可是没眼睛,怎的好好的撞上来?莫不是要讹钱?!”
    流莲也掀了帘子出来,看尹深和人吵闹又是尴尬又是无奈,上前去扯扯尹深,“不可如此失礼。”
    谁料尹深反手拽住了他,“不是我欺负人,这人是来讹钱的呢!”
    流莲一听当即便不再多劝,闪身到了尹深旁边。
    被说成“讹钱的”的人也气极。
    梵允诺心道,这刚入了丰城怎么遇上了个不分青红皂白的白痴,哦,两个。本以为后下来的那个是省事理的,谁知道竟是和那白痴一般模样。
    这梵允诺是从宁南的长兴赶过来的,本来是打算经吉城过云和丰城,刚好去听德祥寺空灵法师的讲经会。谁成想有今天这么一茬,好端端的被当成骗子,还让自己当众失仪,真是可气!

※※※※※※※※※※※※※※※※※※※※
差点儿允诺就要等到下回了,但是先前放过话说这回允诺出来,于是硬生生的强行让允诺出场了……

评论

热度(12)

© kvrq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