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深&莲深】出师不利

◇慎入慎入慎入,更期不定,没有大纲
◇CP:诺深&莲深(fly组合)
◇架空,伪古风
◇文风不定(因为没有文风。
梵允诺,书生。尹深,新手大侠。流莲,尹深的小师叔。
除这三人外,原作中其他人物不会出场。
◇预计是短篇或中篇
◇预计是HE,无虐
◇篇名:出师不利

※※※※※※※※※※※※※※※※※※※※

(一)
    “下旬邺州德祥寺有空灵法师的讲经会,就冲空灵法师的名声,必有各方人马到场。你也拘在这里许久了,出去长长见识吧,不必急着回来。”说话的是个留着长髯、约莫是知天命年纪的男子。
    堂下立着的是个白发的半大小子,一身儿的靛青色,衣襟袖口上绣着繁复的花草纹,搭了个墨黑的腰束,显得十分精神,相貌也俊得很,可偏生那衣裳白发和比常人略白的肤色衬的他愈发不近人情。不过也仅是衬的罢了。
    “我又不是和尚,听经做啥?!不去不去!我在这儿不随性的多?”白发的小子听了长髯的话回的毫不犹豫,心说,后山的兔子还没吃完,塘里的鱼才吃了几回,今年的桃也没吃到,才不去,况且在院里偷偷凿的密室还没完工呢,哪里来的功夫听和尚念经去!
    话甫一出口,不近人情就消的干干净净,只觉得仙人蓦地成了市井泼皮,哽得人半晌缓不过来。
    说的长髯直摇头,“你这性子,可得出去好好磨砺。为师主意已定,你勿再多言。明日且拾掇东西动身吧!”长髯暗想,好不容易抓个时机把你这混世魔王扔出去,万不能心软松口,不然都对不住自己养的一塘锦鲤,可怜我那乌鲤,还没成气就入了人腹,可怜见的,更何况那鱼自己一口都没吃着,唉。
    少年听的长髯严肃起来,转转眼珠,大吼了声“师傅,徒儿舍不得你啊。”一句话说的起伏跌宕声泪俱下,白发的少年几步到了长髯的跟前,抬手拽住长髯的袖口,“师傅,况师傅就忍心让徒儿独自受苦吗?我自小便陪着师傅了,我走了师傅也舍的?”边说,少年边扯人袖子。
    长髯巴不得他快走,要不是前些年他还未及冠,早就丢出去让他祸害旁人去了。只是这有违为师者的风范,长髯也只得端着架子责罚一番便罢,待到无人时才悄悄泛苦水,暗骂自己怎么收小徒弟的时候光顾着看筋骨,收了个小魔头回来。先前几个徒弟多乖巧懂事,偏这看着就喜人的小徒弟让人头痛得很。
    要说让人头疼的小徒弟,也不是自己一个独有,当初自己的师傅不也收了一个?看着沉稳端庄,说话也正常,就是时不时有点儿,呃,不似常人。也巧,自己这小师弟和自己的小徒弟关系好得紧,许是年岁相近,想法也相近的原因?这俩个一凑,定是要出些哭笑不得的乱子,要么就气得人牙根儿痒痒。
    别以为他不知道自己那群乌鲤是进了他们俩的肚子,要不是因为他师弟也吃了,他非罚他小徒弟跳塘里凫水去!真真是气煞人了!难道收个费心的小徒以后就成了自家的师门传统?
    越想越觉得堵得慌,罢罢罢,不想了,眼不见为净,赶紧弄走这小魔头算了。长髯咳了一声,苦口婆心的劝说,“为师亦是心疼你的,只是你终究得去历练一番,见识过世情,这于你的本事也是有益处的。”长髯又思及自己的小师弟,顿觉豁然开朗,拍拍白发少年的手,“你若是不安,且央了你小师叔同去,有人伴着为师也放心些。”
    长髯觉得自己这主意真是不能再好了,一下弄走俩,这庄子可算是能清净些日子了。捋捋胡须,愈发的和颜悦色。
    话落,只瞧那少年眼睛一亮,“也可。那师傅徒弟告退,”松开了拽着的衣袖,少年转身往外跑,“等徒弟历练过后再回来侍奉师傅!”
    虽然师傅舍不得自己这么一个天资过人聪颖伶俐又什么都会的英俊潇洒如芝兰玉树的好徒弟,但是白发少年尹深觉得,必要的时候是要为了大道抛却私心的,现在这个时候到了,他决定回来再挖密室逮兔子捞鱼摘果陪师傅,让他明日启程和他的流莲小师叔一起出庄去吃遍天下游遍山水看遍美人……哦,错了,是出庄去,呃,认真历练。
    这厢流莲正在自己院儿里逗弄小池子里的乌龟,就听外头有人喊着什么一路奔过来,不多时,见着一头白发从院门探进来。
    “师傅让我出庄去游历顺便听和尚念经,你与我同去罢!左右你也无事。”院里就他们二人,少年半点儿礼数都不拘,大大咧咧的朝他小师叔嚷嚷,“可有水?渴坏我了。”
    流莲也不恼,只一脸无奈地招呼来人进屋,取了茶叶,沏前还不忘随手给少年递去一小碗儿樱桃。
    少年接了碗也不急着吃,坐下仍旧说着出庄的事,“同去同去!俩人总比一个人孤零零的好!咱们四处瞧瞧,吃些小吃,还能见不少庄子里没有的东西。走吧!走吧!好师叔!你若是应了,我把我从师傅那要来的棠花醉分你一半!怎么说?”
    流莲滤着茶,抬头瞧他一眼,“四师兄是怎么说的?”
    “嘿,师傅能怎么说?就是说让我出庄呗!”少年看着流莲慢慢斟水,低头捻了颗樱桃丢进嘴里,又巴巴的去看流莲,“你既无事,怎地不与我去?”
    汁水从樱桃的皮下迸出来,口中很是甘甜,尹深眯起眼睛笑盈盈的,“哪儿来的樱桃?甜滋滋的,倒是解渴。”
    流莲闻言一笑,“是解馋罢?”
    尹深也不理,只专心去吃樱桃了,不一会儿,小碗就见了底,“还有么?”
    流莲沏好了茶,却见少年伸着空碗儿望着自己,叹了口气,“不能再吃了,下回再说。且用些茶水。”又开口道“我与你同去。”
    尹深听了高呼一声,“善!既是如此,出行便有劳师叔了!我回去取棠花醉!”说着便要起身。
    流莲赶忙扯住他,“那个不急。何时动身?”
    以为比自己年长一岁的师叔虽然有时,呃,不似常人,但总归是还算可靠的尹深在第二日就意识到了自己错的有多彻底。
    怎么先前没发现师叔这么,难以言表的,不似常人?

※※※※※※※※※※※※※※※※※※※※

这篇整体应该是比较欢脱的,就是很平淡很简单的。
P.s.记得语文书上说王勃意外身亡时是二十来岁但仍称其为少年,所以尹深,流莲和梵允诺还都是小鲜肉少年啊~

评论(7)

热度(15)

© kvrq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