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螽斯】(鬼白(=^・ェ・^=))

(正文)一期无常(四)


    “他最近有什么举动吗?”

    “回老爷,无。只是前些日子与您争执后独自一人带着伤出去过,回来时已经包扎好了。”

    “嗯,看好他。给我兄长的暗线去个信让他最近注意些。”

    “是。”

    “你应该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三爷挥挥手,“下去吧。”


    又说鬼灯这里。前几天被拦住听了个“故事”,虽然觉得应当怀疑,可是却不由得信了。不过又对那个王爷有几分无奈,本来说会有人给自己包扎,可是最后还不是自己说了他才想起来的,也是佩服他对着一张受了伤的脸还能说得津津有味。不过那个叫李屺的……鬼灯想着,手中的笔杆末端轻轻敲击纸面。至于老狐狸那里,“嗤”,鬼灯不以为然的撇撇嘴角,反正也都知道是什么样子了,只不过从没当着别人的面儿撕破罢了。

    当初其实也是因为觉得他对自己有收揽的意思,而对于当时的自己来说找个地方活下去最重要,也就顺了三爷的意,但是也说清了,自己明白他的意思也会帮他,而他帮自己查清楚当年父母的事,并且以自己藏的手串作为交换,得到三爷手下的一个布庄。其实鬼灯不是很理解,毕竟当初自己根本没有任何能力与白三爷讨价还价,可是他居然都答应了。这在老狐狸身上有些匪夷所思。鬼灯觉得有问题,但是当时并没有仔细去想,后来反正自己也得了些权,也就不再纠结。不过现在看来,是时候好好的理一理了。

    微挑的眉眼,目光凝在纸上的一个“白”字,手指划过,“‘白’啊……”。


    “少爷,您吩咐的都办好了。”

    屋里两个人,一站一坐。

    “嗯,目前看来还不错。”声音的主人似乎心情颇好,连带着尾音都很愉悦的上挑,“不过老头子可不是好相与的,让他们继续盯着,顺便添把火。至于罗家那里,把那个绣娘送去。”

    “是。不过公子那儿?”

    “嗯?”白泽抬眼瞥向惊蛰,语气依旧是懒洋洋的,身子也伏在食桌上滚动着小巧的茶杯,“怎么?你对他很在意嘛?要不要我去请他和你聚聚?”轻飘飘的声音,却让惊蛰浑身一颤,马上跪了下去,“小人不敢。”

    白泽放下茶杯冲他粲然一笑,“你很怕我?莫慌。你这么慌,倒让我觉得你是不是真有些不该有的心思了呢~”抬手给自己倒了杯茶,小嘬一口,反复端详,“这茶真是不错~还是他前不久带回来的呢~”

    惊蛰只恨不得抽自己个耳光,跪在那儿欲哭无泪,“主子小人不敢……小的怎么能如此不知好歹……”,自己这时候怎么突然就拎不清了呢?!身为白泽的心腹之一,对于白泽的心思和脾性自然多少是了解的。这可好,偏偏戳到了逆鳞。还不知道又得去那劳什子暗房吃多久的苦,好不容易才出来的啊。

    “呵。你这是做甚?就算你有那心思,他又不瞎。难不成……你还想怎样呢?”

    惊蛰觉得自己这时候连说话都是错的,只得敲碎了牙往肚里咽。主子,若汝心欢,大善矣。谁让你是主子呢,捅我刀子就捅吧,留口气就成,不留……不留也没辙啊……


☆☆☆☆☆☆☆☆☆☆☆☆

那个“一期无常”的二、三是在一起的,然后刚才在那个后面补了个解释……😅


   


评论

热度(3)

© kvrq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