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螽斯】(鬼白^_^)

(番外)节日快乐

    其实鬼灯对于节日什么的是很淡漠的。

    很小时候的记忆没有什么了,只模糊记得一个柔和的调子。调子偶尔会伴着奇怪又理所当然的梦出现,直到现在也是。之后就是被驱使被奴役,节日对年幼的他而言,只意味着更多的劳作。

    在一群忙碌的奴仆里,听着隐隐传来的孩子的欢笑和大人的叫骂,然后收敛心神去好好干活。要是不小心些,晚饭可能又吃不到了。

    小小的孩子,穿着粗布麻衣,混在大人里,努力的为了一口饭挣扎着。

    其实丁觉得还好。虽然会有些累,但是还不错。他昨天还在南墙根儿的那株秃了的老槐树上,看到了一只鸟在树枝间来回游荡。很漂亮。孤零零的一只,白色的肚子,脊背是黑色的泛着蓝绿的光,唔,也许是蓝得发黑那种颜色。他知道这种鸟,他们叫它“喜鹊”。他还见过松鼠蹦跳着飞快的在灌木丛里穿过,有时候连脚印都不留下。也见过刚出生的牛崽儿被母牛舔舐着迈出第一步,黏糊糊的东西滴在地上。见过起风时蒲公英呼啦啦地被吹得漫天飞舞,飘向视线的尽头。见过溪水不断撞击着石块又打着旋离开。他见过很多很多东西,小小的丁觉得自己过得其实还不错。

    有时会想一些难过的事儿,但是值得喜欢的东西有很多,所以就不怎么难过了。

    可是啊,每难过一些,喜欢的就会少一些。直到喜欢的心意都被消耗殆尽时,就会被难过吃掉。但是小小的丁并不想考虑这些,他得先把活儿干完。毕竟,饿肚子和挨打哪一个都很难受。

    可是终究还是躲不开。

    于是在丁已经被难过吃掉了半个身子之后,白家的三爷把他剩下的部分捡了回去。

    直到被三爷“捡”回去,才算是真的开始过节。没人问过他是否喜欢。他自己也不知道是否喜欢,但大约是该喜欢的吧。

    尝试着把以前错过的东西补回来。月饼,庙会,花灯,糖人,酥饼,面具,糖栗子,粽子,元宵,青团,……

    这样就真的补回来了吧。他想。鬼灯从简陋的摊子向四周望去,到处都是喜气洋洋的,好像不管什么节都能这么高兴,低头用匙子把碗里的最后一口粥放进嘴里,含糊不清,“节日……快乐……么……”,然后留下一点儿碎银,朝摊主点头示意道了句“也祝您节日快乐。”后,缓步向白府走去。

    自己院里的下人们被放去过节了,平时看着不大的院子一下子就变得空荡荡的。

    鬼灯并未停留,朝着自己的书房走去,却忽的被暗中伸出来的一只手扯进了寝室。然后熟悉的气息夹杂着酒气扑面而来,鬼灯堪堪站住,下意识的想伸手去接那个倒过来的身影却最终只是站住不动,“啧,这种勾搭姑娘的大好时机淫兽你居然会错过?”

    贴过来的人并未言语,只拽住鬼灯的衣襟向自己靠近,搂住鬼灯的脖颈,然后一口咬上鬼灯的嘴唇,仔细地舔过唇瓣,舌灵活且轻易的撬开了鬼灯的嘴,在他口中游走。舌尖滑过对方口中的每个能触及的角落,像是要把他拆吃入腹一般,狠狠地纠缠,却又让人觉得情意绵绵。

    并没有吻很久。白泽仍搂着鬼灯的脖颈,只脸微微错开,“原来你喜欢甜的啊~”带着狡猾又孩子气的笑,“也尝到栗子和荸荠的味道了呢~”晚上,不算亮的夜,却偏偏让鬼灯看清了白泽的神情,没了平日的风流倜傥,只搂着自己一脸得意,眼睛亮得惊人,可是那么亮的眼睛里只映了自己一个,让鬼灯有些想抱住他咬上几口,“你来了这么久,不会一次都没吃过咸的吧?真是任性啊~嘛~不过我吃的是咸的哦~尝出来没?青菜的味道?”

    “……没注意。”真是无趣的回答呢。

    “啊?真是的~好吧~这回要专心些啊……唔……嗯……”那么,只好我努力一些了~可是,你什么时候才会完全接受我呢?不过没关系,我们还有时间,我可以等着你慢慢长大。我亲爱的,“弟弟”。

    “喂,节日快乐~”

    只有小孩子才会一直逃避。可总归要长大的。对于一些事情,只能选择接受与和解。

    “嗯。节日快乐。”

    长大吧。

   

☆☆☆☆☆☆☆☆☆☆☆☆

这个如果说时间顺序的话,是在白泽加冠之后,鬼灯的加冠之前发生的……
腊八快乐哈~虽然已经晚了吧~(不要纠结他是不是该说啥欢度佳节节日快乐之类的~虽然本来是想写古风~但架不住我设定啊~所以bug吃的时候吐出来就好……吧……好吧,Orz我错了……)

评论

热度(4)

© kvrq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