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蛮】「鬼灯×丁^_^~♡看清cp哟」

(四)

   然而我并没能在第二日听他讲完他们的故事。挠心挠肺的想知道,尽管我好像并没有心和肺,但是那并不妨碍我好奇。

   “道之云远,我劳如何。”后来终于待他略略闲下来时,他忽然说了这样一句话。听起来很高深的样子。我并不能明白。

   鬼灯的声音我素来是很喜欢的。低沉,让人心安,极为可靠的感觉。可是那句话他却让我不安,就好像他快要支撑不住了,可又淡淡的,好似他并不在意。

   “岂敢惮行,畏不能极。”他又说了一句。同样是奇怪的音节,但是我觉得我应该是听到了他的新生。语气一下就坚定起来,神色不大变化,但能感觉到他的的确确是和刚才不同了。我想,这大概就是他提到的那个自己的功劳吧。

   无论如何掩饰,一个人总有撑不下去的时候,鬼神也不例外。其实不求什么,只要有个谁能在自己不堪重负时轻轻的一句“我在”就已经足够了。知道自己不是孤零零的一个,足够了。

   他取了茶具来,然而位置还是正对着他的金鱼草圃。他沏茶的手法不算太熟练,但是动作挺好看的,我觉得。毕竟我也不是很懂这些,而且我也不能再想了,要是再想,我估计就没办法喝下他亲手做的金鱼草茶了。好吧,其实我已经不想去端了,还好他没在意。

   鬼灯放下手里的茶具,望着金鱼草圃,又或者只是看着那儿在想事情。

    “就算自己经历过了,看着他和自己一样成为祭品却是更让我,”他停下来,斟酌了下,“更让我生气。气恼自己的无力,并愈发的怨恨人类。”

   话里一闪而过的恨意,让我心惊,但是他没察觉似的继续说着。

   “可是答应过丁了,”他说,“我答应过他的。”声音很轻,有些飘忽的感觉。

    忽地想起了鬼灯刚上任的时候,那时的他疲惫不堪,虽然是第一鬼神,虽然报了仇,可是除却工作的辛苦,觉得和个壳子也没甚区别。看起来完美无缺,实际上已经不堪一击。这也是我后来才慢慢看出来的。然而我并不知道这样的状态他已持续了多久。但是又庆幸,庆幸他遇到了那个他喜欢的自己,虽然我并不相识,但我知道他是个好孩子。

   

    “我最喜欢看它们了。”那孩子看着叽喳的鸟,看着游曳的鱼,看着四处乱跑的兔子和其他的生物,眼睛亮亮的。

    鬼灯不由得柔和了眉眼。他看着它们,他看着他。

    “我也喜欢过它们呀……”鬼灯有些茫然,可是后来呢?后来,什么都无所谓了,只是不要再被轻视就好,不要再被人拿捏在手里了,善心什么的根本就帮不了自己,所以,鬼灯看着小小的丁,所以快些长大吧。人心啊,最不可测了。不过我会陪着你的,直到那一天的到来,但是我会尽我所能的保护你,我们是彼此唯一可以全心信任的。

    “您也喜欢吗?真是太好了!”小小的孩子笑的一脸灿烂,“它们都很可爱呢!我很喜欢它们。”还是太干净了,鬼灯想,伸手把他揽到怀里。

   “那个……”,小小的一只被抱住,“鬼灯……先生?”

   “嗯。不用这么拘谨的。想叫什么都可以。”揉揉那孩子的头发,低头能嗅到青草的味道。

   “那个……我……可能我说了之后您会不再喜欢我,但是……但是不想欺骗您……我……”孩子把头扎在鬼灯怀里,手用力攥住鬼灯的衣裳,闷闷的声音带着颤音传出来。

   鬼灯总是对他没辙的。更何况还是这副小心翼翼又慌乱不安的模样。只看着他头顶,感受到他在自己怀里微微的颤抖,就觉得其他的都不重要了。自成鬼之后冷硬的心,一遇到他就会发软,硬硬的壳子噼里啪啦的散了架,露出个洞,刚好把他放进去。除了他,再没有什么能那般契合了。于是就知道,那是唯一,也是全部。

   “我其实……很讨厌他们。甚至……恨。我恨……”孩子从怀里稍稍抬头,通红的眼眶,小巧清秀的脸上是寒意狰狞,“恨他们,也恨自己……可是又想,凭什么恨呢?”声音轻的像叹息,却砸的心里生疼。

   鬼灯抬手覆上丁布满泪痕的脸。泪水还在不停的涌出,小小的孩子却变得面无表情。看的鬼灯心慌。

   “阿香他们是很好的……可是我很担心,也害怕……有时连他们也一起恨……”声音哽咽,“可是……我该怎么办啊……”鬼灯能觉到孩子的手紧了又紧,安抚性的拍拍丁的背。是啊,我当时就是这样啊,鬼灯想,但是没关系的,这次有我,开心也好,难过也好,有我。可是也幸好有你,他又想。


☆☆☆☆☆☆☆☆☆☆☆☆

本来说不写了,等放假继续,但是忍不住(*/^\*)。我就是万年打脸专业户……Orz

感觉鬼灯和丁这对挺萌的,是我写不好QAQ,真的不是他们的问题!所以我来抛砖引玉下,有没有大大愿意来站这对儿QWQ……我一个渣真心是不够啊~求同好、求勾搭(^ω^)~♡


评论(1)

热度(1)

© kvrq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