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蛮】「鬼灯×丁~看清楚cp哟~」

(三)

   起初鬼灯以为那只是幻觉,或者,是真的见到了一个和自己很像的孩子,却不想那居然是自己。真是太意外了。

   试探了下,觉得他果真是什么也不知,只得作罢。究竟是想要怎样呢……正想着,被男孩儿轻轻的声音拉回现实。

   “这是洗过的……我偷偷摘的,很甜的,洗的也很干净哦,”略带得意的语气。男孩儿端正的跪坐在蒲草上,把些许野果从衣襟里掏出来摆在一片大大的叶子上。都按照心意摆放好后,丁抬起小小的脸,眸子里满是关切,“您现在……感觉怎么样?”

   鬼灯低头看着还是孩子的自己、还不会掩饰情绪的自己、还没有……被献祭的自己,很想伸出手揉揉他的头发。也的确摸到了,软软的头发,手指不经意地划过头皮,带着微暖的体温,突然有些恍惚。就算被厌恶、被驱逐,也还是会继续去靠近那些人,也还是渴望被认可。鬼灯望着丁的头顶出神儿。天真的、希望被承认的我啊,很抱歉呢,把你弄丢了,让你变成了如今的模样。变成如今这副已经不会笑、不会爱、用强硬来掩饰内心的、冷静的不近人情的自己。

   丁感受到那人的手在揉自己的头发,大大的手掌,略略发烫的温度,很让人安心。撒娇般的,把头往过蹭了蹭,眼睛胀胀的,鼻子发酸,用力的闭眼又睁开,却觉得有东西从脸上滑落,抬手摸摸,“欸……”

   鬼灯不知道自己原来也可以这么能哭。

   “好了,不要哭了,”鬼灯从倚坐着的石头上起身,蹲到丁的身边,“不要哭了。会把眼睛哭肿的。”说着为他擦擦泪水,然后僵了须臾,稍稍迟疑之后,试探着抱了抱丁。“抱歉。”

   “嗯……什……什么么……”小小的身子哽咽着吐出含糊不清的话。

   “没什么。”

   都不再说话。在洞口相拥的两人。明亮的颜色从外边呼啸着涌入洞穴。阳光透过树枝斑驳的洒下零碎的碎片,属于植物和土壤的很清新的味道在鼻腔里萦绕。从远处偶尔传来各种动物的呦鸣。

   满心安然。让人忍不住想沉溺其中。

  

   鬼灯说着说着,突然停了下来。我偏头去看他,只能看到他安静的坐在那里。他的碎发从耳边垂下,刚好遮住了他的侧脸,我看不清他的表情,也看不到他的眼睛。但是我觉得他是在怀念,周身的时间都变缓了似的,柔柔地淌过去。我猜,他的眼底一定是满满的思念与悄悄的欢喜,即便是“面瘫”,神情也该是温柔的让人想溺死在里面。本来想转过去看看,但是这时候的确不便打扰他,又碍着面子,我也只好静静地坐着,对于无法看清他的脸,心里颇是惋惜。

   和他一起静默的坐着,不知不觉间我的思绪就开始跑到不知哪里去了。可能过了很久,也可能仅仅一会儿,鬼灯又发出了声音。

   “啊,今天已经不早了呢。您肯听我说这些,真是很感谢。”他突然起身,看了看那群诡异的金鱼草又转过来向我鞠了个躬。

   我被他吓了一跳,把偏到遥远的EU地狱的思想扯回来,但是风范还是要装装的。“哪里,您愿意向我讲出来,是我的荣幸呢。”其实我还是很想听完的,事说到一半才最让人闹心,反正我这样觉得,可是直接说我真的想继续听也太不礼貌了,哎呀呀,好烦噢。

   正在我纠结不已时,鬼灯那听起来感觉冷清却又很是可靠的声音又响起来了,“今天真是很开心。不过明天还有工作,所以,如果您之后有时间的话,愿意听我讲完吗?”

   听到他的话,又看看他说着“很开心”,但依旧是平静的表情,我却不觉得难过了,大概是因为知道他心里还有那么一个人会一直陪着他吧。我点点头,“十分荣幸呢。”

☆☆☆☆☆☆☆☆☆☆☆☆

(=^・ェ・^=)哎哟~好久不见哈~这个也拖了些日子了(#/^\#)本来想这样就算结束了,但是发现之前的设想的东西和现在不太一样,可是再仔细的改好麻烦呀,有点儿纠结QAQ(我==懒)……所以不会改了,但可能还会再写点儿(???),不过再写写也就结束了……

评论

热度(2)

© kvrq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