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螽斯】「( ´▽` )ノ鬼白哟鬼白~」

(番外)加冠之礼(二)


    今天是鬼灯成人的大日子,对于白泽来说又喜又忧。

    这是鬼灯到白家的第六个年头。其实鬼灯来时已经十四了,只不过因着长期的过着“吃不饱穿不暖”的苦日子,身量看着也比同龄人要小,更别提和那些少爷公子相比了,所以三爷当时也只当他是稍过十岁。

   鬼灯加冠,而白泽已经过了加冠四年。这四年里,纵然是三爷苦口婆心耳提面命,也依旧挡不住白泽对姑娘小姐们的喜爱,但是可能是被一个直接托人来白府问亲事的小姐吓到了,之后白泽除了总去花歌玩儿,也还算老实,然后其余的日常活动就是不时的去鬼灯眼前晃悠。

  

   鬼灯只是站着,什么也不做,就生生的把旁的都挤出了白泽的视野。真是看得让人舍不得挪开视线。

   平素总是一身简服都掩不住的灼灼风华,如今一身端庄礼服更是毫不掩饰的英姿凌厉,让人忍不住痴迷。鬼灯的正装其实还是玄色为主,玄衣广袖,用同色绘了不甚明显的四天王狩猎纹,搭着赤朱的革带,衣边袖口约有三指宽的赤色,纹着忍冬纹。腰间有条大带系束,带子也是朱色,五彩丝绘着和衣裳的纹理相呼应的连珠四天王狩猎纹。

   真好看。白泽笑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鬼灯好像感觉到了白泽的视线,把眼神儿投到了白泽身上。那头猪笑得一脸荡漾,看起来真碍眼,也不知又看上了哪个姑娘。鬼灯还是面无表情的脸,却让白泽有种他生气了的感觉,只差在自己身上戳几个实打实的窟窿,要不是鬼灯现在不方便动手,白泽毫不怀疑自己会被打到墙上,还是抠不下来的那种。

   白泽艰难地咽了口唾沫,喉结微微动了动,扯出个笑来,“哟~恶……嗯,我的好弟弟,今天可真是漂~亮~”,惹得鬼灯愈发的不快。


   仪式结束,白泽赶了几步到鬼灯身后,伸手拍拍他的肩,“嘿~我……”

   “你这白痴淫兽。”不待白泽说完,鬼灯就开了口。话音落下的同时,白泽也被一把拎住来了个过肩摔。

   “唔……疼疼疼,你这鞋拔子脸的恶鬼!”白泽揉着后腰,支起上身,半躺地仰看着鬼灯。就算是生气,也颇有几分勾人。宜喜宜嗔,举手间皆是风情。


   鬼灯眯起眼,一把拽住白泽,往偏僻无人的厢房拖去。顺便在路过立夏她们时,还特意吩咐了都离远些,不要让人来打扰,理由是如果误伤到谁就不好了。

   白泽其实对于鬼灯主动拉着自己还是有些小激动的,虽然一向和他吵闹他们都会把人驱散,但是总觉得这次好像有什么不对劲儿。


   “吱------”推开门,把白泽丢进去,鬼灯也跟着跨过门槛,顺手还关上了门。

   白泽越来越觉得不对,又隐隐的有些期待。

   “愚蠢的偶蹄目,加冠礼上你说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到底想干什么?”语气略略不耐。

   白泽怔了下,“嘛~我在夸你呀~”,挑眉看着鬼灯,又笑的一脸灿烂,凑过去眨眨眼,“呐,鬼灯,你已经成人了,可以成婚了呢。所以……要不要我来教你一些成~人~会~做~的~事~呢~”。

   挑衅。但白泽也是真的想试试。自己看着他从孩子长到成人,难道不该是自己的嘛~惦记了这么久,这次总算能吃了吧。

   嗬,到现在也没有作为被压的那个的自觉呢。


   鬼灯不以为然,“你来教?”

   点点头,“对啊,怎么样?我亲自指导哟~”白泽满脸都是六个字:“快来感谢我吧”。

   “切。”不屑的从牙缝里挤出声音。

   白泽突然不爽起来,也不等鬼灯再说话,扑过去一把抱住鬼灯,对着嘴就啃了下去。鬼灯也毫不犹豫,一手揽着白泽的腰,一手扣在白泽的后脑,然后果断的回“啃”起来。

   谁也不肯相让,舌搅在一起,透明的津液顺着嘴角溢出,亮晶晶的。屏住呼吸,相互舔舐,却从口中漏出零星的声音,意味不明。

   白泽仔细地舔过鬼灯嘴里,又挑起舌头不放,试探着舔到舌根,鬼灯下意识的想回击,可又被白泽沿着衣襟伸到里衣中的手分散了注意。鬼灯收收神儿,开始和白泽争起来。舌向相反的方向搅动,把他的头向自己。“嗯……”微喘着分开唇齿,抱在一起的两个人只是头略略后倾,唇色嫣红水润,有透明的液体从口中牵出条细线,把两个人系在一起,好像绑住了就是一辈子、无法逃离似的。真好。红线也就是这样把人连在一起的吧?

   “哈……哈……怎么样……唔……”白泽很是得意的想要炫耀一下,结果那人又突然咬上了唇,也没有去想他吻上来的原因,只是秉着多占便宜的原则,白泽又投入到“唇舌之战”当中。

   其实只是因为鬼灯看到那条细丝马上就要断开了,忽的生出些莫名的不甘不愿,所以主动的拉过他吻了上去。

   气息交融,感觉热得快窒息了。心里突突的跳,思维意识已经乱成一团,只想把衣服拽下去,好好的抱着什么蹭蹭、凉快一下。

   脑子不能活动的时候,本能就会占上风。

   白泽觉得自己已经不知道在做什么了,凭着感觉把对方身上碍手碍脚的东西拉开,手顺着伸到里面,温热的、光滑的,腰身摸起来很舒服。

   “唔……嗯……”,

结果口里逸出暧昧声音的却是白泽。

   鬼灯把他揽在怀里,身子贴在一起厮磨。真好。舌从口中退出,在白泽的唇上轻轻地咬了咬,然后就开始认真的舔弄,嘴角、眼尾、挂着饰物的耳垂、脖颈、喉结……一手箍住白泽,让他依靠在自己身上,一手去挑开他的衣襟。抚过白泽的皮肤,手感真不错呢。

   那些旖旎的念想忽的就冒了出来,再也遏制不住。

   半抱半拽地挪到床边,把白泽压在床上,扯下床帐。

  


☆☆☆☆☆☆☆☆☆☆☆☆

嘿嘿嘿嘿~就到这儿了行吗Orz~剩下的自己体会一下就好~我实在是挤不出来了~😂看的时候很起劲儿,自己就写不出来了~果然还是不行啊~

☆☆☆☆☆☆☆☆☆☆☆☆


   满室的馥郁气味。怀里是瘫软的、汗津津的身子。更加用力地把他拥住,看着他乖巧地贴着自己,还哼哼唧唧的往过蹭,鬼灯觉得这样听话的白泽也是颇让人喜欢的。他是我的。真好。

   至于白泽,虽然是调戏不成反被压,但至少也勉强算是达成了“睡了鬼灯”的心愿,还是有些窃喜的。是我的了。伸手抱住鬼灯,在他身上蹭蹭,头埋在他怀里偷偷地笑,笑的眉眼弯弯。真好。


   事后,下人们表示少爷和公子这次打的真是厉害,还好公子有先见之明的拉着少爷去了厢房,不然得毁了多少东西。不过,这次可能是公子让少爷有点儿服气了,因为感觉他们关系好像变好了些,尽管还是会吵闹,但是和之前却不大一样。嗯,也就公子能治住少爷了,公子真厉害。


☆☆☆☆☆☆☆☆☆☆☆☆

∪・ω・∪唔,真的写不下去了,就到这里吧……噢!对了,再说下时间是架空的,是把很多朝代搅在一起了……Orz所以不要太在意细节(比如吃食、服饰什么的)了……


评论

热度(9)

© kvrq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