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蛮】「原创,cp鬼灯×丁」

😶看我诚挚的眼神儿~不进来看看咩~

感觉双泽、鬼白、泽灯什么的比较多,阎鬼(阎灯)、鬼阎虽少也是有的,突然就想有没有鬼灯和加加知或者和丁的cp……然后越想越觉得好萌……所以又开了这个诡异的坑……知道完全不可能,全靠脑洞硬拽,各种死撑……心好累,但是就是觉得这样也挺好的怎么破😂……会混热cp,但是莫名的会投奔冷的……突然有种“身在曹营心在汉”的赶脚⊙_⊙!

那个……诶诶诶!别拽我!我不出去!我就要在这里挨冻![(-_-) zzz请不要救我……谢谢……我要在这路上一冷到底……嘶……好冷……🌝➡❄➡🌚……卒。[😈才怪!没有荼毒,呸!没有看到有人吃我安利,我是不会轻易狗带的!!!!ヽ(`Д´)ノ明明也很萌的说!!!所以……💁🍪来一口不?

☆☆☆☆☆☆☆☆☆☆☆☆☆☆☆☆☆☆☆☆

(一)

    鬼灯其实也是会累的。但是因为他是公认的地狱最强鬼神,所以没人觉得他会累。

    鬼灯其实也是有悲欢的。但是因为没有见过他笑或哭,所以没人觉得他也会有喜乐哀伤。偶尔鬼灯会生气发怒,但是谁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只是习惯罢了。但是没人想过他除了冷静与发怒以外,也有其他的感情。

    鬼灯其实是很不擅与人相处的。但是没人感觉得到,毕竟是非常厉害的首席辅佐官,不会有做不好的事是理所当然的。

    鬼灯其实不是喜欢睡觉,只是因为睡觉的时候可以什么都不用想而已。但是这当然也没人知道。

    很久之后的现在,听到他这样说的我,心里有些微微的难过。我想,如果是我的话,一定会孤单的哭出来的。明明也是只鬼甚至本来还要比其他鬼差上一点儿,明明武力最初的目的也只是想保护自己,明明心里都空荡荡的无法填补,明明就是该很伤心的。可是他却就那样过着。天复一天,年复一年。就跟不知道悲喜似的过着。 

    在地狱待了很久的鬼灯变得也会顶着面瘫脸开开玩笑,变得有些像是在活着了。不过,也许没谁在意。除了我这样的闲人大概都不会有谁发现。可是时间长了,也就都觉得鬼灯本就是如此,谁都不记得之前那个有些不近人情的严格的鬼灯了,更不要提再之前的事了。在他们眼里,鬼灯就是鬼灯,是地狱最强的鬼神,是首席辅佐官,是值得敬畏的存在。

    很好奇他变化的原因。从冷漠和对人彻骨的恨意,到现在强大冷静又温柔,虽然还是没什么表情。他只是望着金鱼草出神儿。我等了很久想听听他的原因。久到我以为他不打算说这个的时候,他的话才轻轻地飘过来。他说,因为一个梦。声音是很的柔和,我偷偷瞥了他一眼,突然觉得他脸也是意外的舒缓,眼神落在前面的金鱼草圃,但是又好像什么也没看,透着些许的落寞与怀念。但也只是一瞬。短得我几乎以为是自己眼睛花了。

    然而接下来他说的,让我确定并不是我眼睛的问题。这也是我之前说我觉得有些微微难过的缘由。

    地狱里吹过带着些腥味儿的风,吹得那些鱼一样的东西摇摇摆摆,兀的发出尖叫,不过在我看来那尖叫真是无法让人恭维,又对于鬼灯的品味产生了好奇。但是他显然没给我问出有关品味的问题的时间。因为他开始不紧不慢的说起来了。

    “其实我并不认为有那么真实感受的经历是一场梦,但是又没办法解释发生这种事的原因,所以只好姑且当作梦来看了。”他的声音落到耳中还是很好听的,男子低低沉沉的嗓音,像是泠泠的低音提琴发出的,让人不由得想去信赖的感觉。我又想,所以这也是大家觉得鬼灯是值得托付的原因之一吧。

    “那是在我之前有一次去现世时发生的。”他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

    我看着他,有时候会想也许他的表情全积在眼睛里了,可是时间太长太长,事情又太多太多,慢慢地又沉到心里,然后堆了厚厚的一堆在心上,连他的心一起埋掉了,也就愈发的冷彻起来,特别是报了仇之后,然后不知道他在现世遇到了什么,居然会变成现在这样,在强硬外表下几乎不自知的温柔着。这样的鬼灯很难不让人喜欢吧?

    他的声音还在响着,轻轻的,像是怕惊到什么似的,“那天天气起初是还不错的,我……”

    那天啊,早上看起来天气还是很好的,太阳不是很毒,天高云淡,但又不是让鬼讨厌的感觉。鬼灯是来考察学习现世的人事管理和政府、公司的运行制度的,让地狱与时俱进也是辅佐官的任务之一呢。不过忙完的鬼灯并没有直接回去,毕竟还有段时间,他觉得自己完全可以再去别的地方逛逛,看看有什么其他可学的。于是戴好帽子,整整衣服,再次步上了现世的街道。

    身边经过两个身穿学生制服的孩子,听他们说在不远的城郊处有座很古朴很漂亮的建筑,但是在闹鬼好可怕什么的。鬼灯想,如果是鬼的话,那他是要去管的,因为他是辅佐官。

    然后阴差阳错的故事就开始步入正题了。

☆☆☆☆☆☆☆☆☆☆☆☆☆☆☆☆☆☆☆☆

先来一段,看看有没有人会吃(*/^\*)~♡

我不信就我一个💔……一定会有人的对吧😭……请告诉我我不是一个人……

评论(2)

热度(4)

© kvrq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