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蘩】

(正文)此心安处(一)


    被阎魔带回去有些日子了。鬼灯到了才发现,原来看起来憨憨的大块头是个不算小的官,名字很有趣,叫阎魔。

    鬼灯在那儿呆的很好,所有人都对他很和善。也许是因为他是那位大人带回去的,也许是因为没有人知道他被视为不详,反正过得还不错,与之前的日子相比,说是极乐之地也不为过。但是谁知道这种情况会在什么时候被打破?让我在原形毕露之前,任性地贪求一回吧,鬼灯想。

    但是欲望是会无限膨胀的,后来啊,鬼灯已经远远不想仅仅得到来自阎魔的善意了,不过这都是之后的事儿。


    “哟,鬼灯你起来啦。”罗老爷子操着一口京邑当地的方言乐呵呵的跟他打招呼。罗老是阎魔家里的老管家,年轻时是怎么鬼灯并不清楚,但是现在看着倒是很和气的老头儿,不过,阎府上下都极为尊重罗老,想来也是个有手段的。鬼灯点点头,颇为认真的回了句“罗老早。”

    “来来来,”冲着鬼灯招招手,“起这么早,来陪老爷子我呆会儿。”说是呆着,其实要么是鬼灯看着他打太极然后时不时的搭几句话,要么就是鬼灯和他一起比划。什么起势,野马分鬃,白鹤亮翅,云手,转身搬拦捶……从一无所知,到现在像模像样,鬼灯其实在这里学了很多东西。除了太极什么的,很多他这个年纪该知道、他却不知道的都在这儿慢慢地补回来。

    说实话鬼灯心里还是有些感觉的,但是说不清,只是觉得别扭。有时他又觉得自己好笑,虽然笑不出来。他们对他好,他很知道要感激、心里清清楚楚的,可是其实并没有什么想要激动的意思,别人只当他不擅表达,只他明白,自己的心啊,和历经沧桑的老人也没什么差了,看遍了世事炎凉人心难料,愈发的有些无欲无求。虽然年幼,可也是懂事了的,经历过那些对于成人来说都算得上是可怖难挨的日子,还能活下来就已经很不易。也不是他自己想变成这副模样,就如同他不想经历那些黑暗的时间一样,可是还没反应过来,就已被卷在之中逃脱不得。也会奇怪,自己居然也能活下来,但也只是淡淡的。看着身上快消了的伤痕瘀血,也不觉得痛。只是,偶尔也有事情能让他淡漠冷彻的样子出现裂痕,比如,那些把他送上祭坛的村民和胖胖的看起来憨厚可信的阎魔。


    “鬼灯,你又去花园了?快来,还说你要是再不回来这盅汤就凉了呢。”大丫鬟铃铛托着个放了小碗儿的食盘,笑嘻嘻的说。

    “有劳了。”还是一本正经地回答。如果不是看向那汤时微微的吐了口气,铃铛都觉得这个孩子连个人气儿都没了,丫鬟觉得他看着汤水的样子,虽小却颇有些高深莫测的风度。

    实际上,鬼灯只是有些纠结,尽管阎魔大人是很好很热情,可是,总让人送来给女人坐月子时常吃的北芪黄鳝汤、红枣银耳羹什么的给自己吃,感觉很奇怪啊……

    “来,快趁热吃!阎魔大人交代了,一定要看着你都吃完!”铃铛端着食盘放到屋里桌子上,用手试试温度还好,托起那个白瓷的小盅递过去。鬼灯面无表情的接过去,像是完成任务似的,认认真真地用了,然后一丝不苟地递回去。

    见状,大丫鬟偷偷掩嘴笑笑,只当他是孩子心性却偏偏要装成个大人模样,觉得很是有趣。


    “鬼灯呢?在这里感觉还好吗?习惯了吗?”听到声音,鬼灯抬头向门口望去,那人边往里走边理着衣袖,还不忘抬头瞥他一眼。

    很守礼的起身,向阎魔行了个礼,然后还算乖巧的说,“劳您挂念,这里很好,我很喜欢。多谢您收留。”

    阎魔大手一挥,“甭跟我说这些虚的,你和我还这样?鬼灯啊,”往鬼灯那儿凑凑,“有好好吃东西吧?哎,等下我让他们做了醋鱼、茭白、醉虾什么的,再吃点儿吧。”也不等鬼灯回答,转身就吩咐再去加份黑糖糕。鬼灯及时的打消了他的这个念头,黑糖什么的也是补血之类的吧,而且,看看阎魔的身形,肥胖的人是最好别吃黑糖,还是不能吃来着?


~~~~~~~~~~~

嘿嘿,这个文里除了鬼灯、阎魔不会有鬼灯的冷彻里的其他人出现哟( ´▽` )ノ


评论(3)

热度(20)

© kvrq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