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螽斯】

(番外)加冠之礼(一)

    白泽的加冠礼是鬼灯到白家两年之后办的。刚好他二十,鬼灯十六。

    其实也就只是走个形式罢了,成人才会做的事儿,有些他早就从那些酒肉朋友那儿学到了。要不也不会在两年前觉得自己看上鬼灯时那么冷静。可还是有些担心,毕竟加冠之后一般就要成亲了。虽然喜欢女孩子的温软可爱,可是……扭头瞄了鬼灯一眼,果然还是更在意他啊。

    之前又是卜筮又是择良日,还选了好久的宾客,比鬼灯入籍时庄重得多。其实是不必如此的。但是三爷执意要大办,也就由他去了,老狐狸的算盘,白泽懒得去想。只要别把那个捡回家的美人白白送了别人,也就无所谓了。

    行礼时,白泽脑子里乱乱的,一会儿是想成人了可以娶妻了恶鬼也刚好过了十五正好成亲,一会儿又想那鞋拔子脸面瘫要是不同意怎么办,还想到了初见时鬼灯那冷淡漠然的小脸,明明小小的,却一直顶着张大人般严肃又无趣的表情,还好本来长得好看,不然真真是要看得胃疼了。行尸走肉似的由着他们摆弄自己,放着思绪胡来。

    “令月吉日,始加元服,弃尔幼字,顺尔成德。寿考惟祺,介尔景福。”

    一直在往面瘫眼前凑,他到底知不知道我的心思啊,不会是当我在说笑吧……唔,看来要好好的调教他一下了~

    正想着,头上就被别了个什么上去。白泽配合的一低头,心情颇是不错。

    “吉月令辰,乃申尔服,敬尔威仪,淑慎尔德。眉寿万年,永受胡福。”

    收神儿听了下。嗯,威仪可以有,淑慎什么的那恶鬼做到就好了。嗯嗯,如果有美人在侧当然是有福气啦。想点头,又发觉不该动,只好默默在心里给自己一个大写的赞。我眼光不错呢。又悄悄地看向总是一副别人欠了他很多钱的模样的少年。

    鬼灯正在一本正经地和客人轻声交谈着什么,但是不时瞥白泽一眼,可能因为无法动手的缘故,眼神格外的犀利可怕意义丰富,饱含了不屑、嘲讽、挑衅、懒得理你、呵呵哒等等意思。当然了,这都是白泽的理解。其实鬼灯只是因为打不到他只能忍着看他白痴样儿有些不爽而已。白泽正想瞪回去,头上又是一重,被戴了个东西上去。白泽再抬起头时,鬼灯已经收回了视线。嘛,真是让人不快呢~白泽撇撇嘴角。

    “以岁之正,以月之令。咸加尔服。兄弟具在,以成厥德,黄老无疆,受天之庆。”

    三次加完,按照规矩,白泽端庄地去给娘亲行了礼,然后回去得了个“兆霖”作自己的字,又被三爷拽着去给宾客见礼。

    不得不说,白泽如果认真的话但也是很吸引人的,可惜,他正经的时候比较少。

    等到全都弄好,白泽觉得自己累得快散架了。但是见到了鬼灯过来,瞬间就满血恢复了。

    “呵,恶鬼!真是辛苦啊!”欢快的蹦到那人脸前,用愉快的不能再愉快的语气说道。其实只是因为他看起来不爽,所以想膈应膈应他,让他注意一下罢了。

    “你也不看看这都是为了谁?!白猪!”意料之中的烦躁声音,但是就算烦躁,也依旧很好听呢。

    “你……”还没说完,就被从鬼灯手里飞出的不明物体打到了地上。嘶,好疼。但是白泽并不长记性,不然也不会被打了两年还是死性不改的去调戏,啊,挑衅了。

    “就算是加冠了,也依旧是蠢的要死啊!你还真是一点儿长进都没有!”过去拾起丟出的武器,鄙视的看着躺在地上的白泽,顺便又打了几下。

    白泽忍着痛起来,心里一动,向鬼灯招招手。可惜那人并不理解他的心思,他的招手只换来一记重捶。

    正想着,那家伙却突然走过来蹲下,看着白泽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盯着自己觉得很是有趣,却措不及防的被一把拉住,然后……失去了保存了十六年的初吻……

    嗯,软软的,感觉真是不错。白泽边想边趁着鬼灯还没反应过来,抱着他又是舔又是啃,还试着学姑娘的手段对他上下其手。呣,手感也超级好,比之前打架摸到的更好。

    “你……嗯……唔……”,被揽在怀里的鬼灯并没有坐以待毙,虽然很生疏,但他仍是很积极的在和白泽争着主动权,他堂堂鬼灯怎么能被一只猪压住呢?!于是很暧昧的、带有挑逗意味的吻变成了某种意义上的控制权争夺战。结果就是,浅尝辄止已经远远不够,两个人都像溺水濒死的人一般,狠狠的从对方口里掠夺着每一丝气息,抱得紧紧的,好像恨不得化成一滩融在一起。可是慢慢的慢慢的,动作又柔和下来。舔舐,纠缠。

    唇齿相依。都有些喘不过气了,可谁也不愿意放开,好像只要不分开就能这样长长久久,直到终老。津液顺着唇,划过下颚,有的拉着细丝长长的滴落,有的沿着好看的颈线没入衣襟。眼里只剩下那一个人,那一个人就是全部。眸子染了些雾气,却干净透亮得真让人心惊。感觉很奇异又从心里迸发出欢喜难言,雀跃不已。

    不能呼吸,到了极限却有种诡异的快感。恋恋不舍的在他唇上舔了又舔。垂下眼帘遮住会出卖自己心思的眼神。一向不和的两个人,这回倒是不约而同。

    “呼……呼……”大口的喘息,身子瘫软在地上。鬼灯压在白泽身上,头搭在白泽肩上。气息混合在一起,每一次呼吸像柔软的绒毛似的扫过,让人心里不住的发痒。

    真好,他们突然想。

   

    然而,等到了第二天,彼此试探却得不到一个确定的答复,于是这个被刻意隐瞒的吻和故意回避的晦暗心思,成了两人心里的一个密辛。日日夜夜备受煎熬,不得解脱。

    

评论

热度(1)

© kvrq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