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螽斯】

(番外)诸事不宜


    立夏觉得自己今天是真的诸事不利。不过像她这样的端庄姑娘是万万不会说出哔了狗了之类的话的。

    在花园里险些被树枝刮了衣裳、自己打翻了自己的吃食、没拿住杯子水洒了一身什么的就不说了。本来以为这就够够的了,结果还是太天真,和之后的事儿一比,这都是小事儿,不值一提。


    白泽少爷被罚,他这院里的都习以为常了,反正老爷疼他,不会真的下狠手,而且少爷自己也不会往心里去。他要是能往心里去一点儿,也不可能被罚到下人们都习惯的地步了。

    立夏看着少爷揉着腿从厚厚的垫子上爬起来,如果忽略他哼哼唧唧、吊儿郎当,只看脸,看起来倒是还……呃……脸上的印子是怎么回事儿?啊,算了,不说这个了。

    身为有眼力的婢女,立夏马上上前表达了对于少爷被罚的诚挚关切与问候,虽然并没有什么卵用。回院儿的路上还是很正常的。

    “哎呦~立夏,我好伤心的~明明我什么也没做嘛~善解人意的立夏你愿不愿意来安慰我下呢~”出了祠堂的少爷又是故态复萌。

    立夏听了,停下回身微微行了个礼,小心翼翼的措辞,“少爷言重。婢子不过是尽本分罢了,安慰什么的万不敢当。”少爷还真是的,其实根本就没真的在意过吧,随意的说着意味不明的话,也还真是不负责呢。

    本来以为会和以往一样,说着有的没的再准备好餐点也就过去了,结果在少爷提到小公子时就完全不对了。之前也没少听少爷提到过公子,可是多半是咬牙切齿的嚷嚷什么“恶鬼”“鞋拔子脸混蛋”“面瘫”之类的话,但是立夏总觉得少爷的愤愤和抱怨里有些别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就不清楚了。所以说直觉有时候也是靠谱的。

    然后第一个让立夏觉得真是今日不宜的事情就发生了。

    就见少爷笑的一脸明媚温柔,拦住自己,“呐,立夏。我的好弟弟呢?”呃……为什么觉得少爷的语气不太对呢,像是要咬谁一口。再之后,自己一本正经的答复,不知怎么的就让少爷提到自己和公子了,立夏表示已经凌乱了,少爷你是怎么想到这么有跳跃性的问题的?懵掉的立夏还没来得及想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并且想到怎么解释,只见少爷突然就发怒了。这回,看起来……少爷想咬死的好像……是自己啊,眼瞪的快突出来了,要是眼神有温度估计自己已经烧的渣都不剩了,立夏瞧着少爷不善的脸色想,说好的不对女孩子发脾气呢?啊,不是……少爷怎么就生气了呢?这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还好少爷的风度还是在的,又狠狠递过几个眼刀后就大步的进到屋子里然后凶巴巴地关上了门。

    立夏已经接受无能了。自己居然也能把少爷惹到?!这也太……惊悚了……怎么可能……愣在那儿好久,直到芒种端着小食过来,用胳膊肘捅了捅她,她才稍稍回神儿。听着屋里乒乒乓乓的声音,迷迷糊糊的说了刚刚发生的事儿,结果芒种那家伙根本就不了解自己现在的问题,只知道嚷什么“厉害”,真是不想和她说话,心好累。

    还好之后有说清楚。但是怎么还是觉得不对劲儿呢?不过,公子对少爷的影响还真是挺大的。

    好不容易挨到了晚膳的时辰,本来打算去小厨房吩咐下菜色,结果被逼着看少爷画画,给他磨墨。立夏是欲哭无泪。少爷画的颇是满意,可是她真心是欣赏不了啊。面对他很是得意的自夸,立夏表示,少爷你说啥我听不见……

    正在痛苦中挣扎的立夏感觉有冷风嗖嗖的吹过,抬头刚好看到少爷被一枚白色的物体砸在脸上。顺着往外看,就见公子提着一个半掩的食盒,盯着少爷,可能是察觉到了自己在看他,公子瞥过来一眼,毫无表情的脸,眼里却有着警告的意思。公子看起来好可怕的说……立夏越发觉得自己心好累,根本就和我没关系好伐?怎么一个个非要扯着我?我真没干啥呀……

    趁着少爷和公子互丢,立夏抓住时机赶快退了出去,然后吩咐少爷院儿里的诸位也离远些。这两个人闹起来可不是好玩儿的,更何况今天还都有些不正常……

    然后,她终于找到了时间好好想了一下,觉得自己今日一定是诸事不宜,也不知道是和什么犯了冲,要不……找时间告个假,去求个签祈个福?


评论

热度(1)

© kvrq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