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螽斯】

(番外)初逢未忘(二)

   

    如果一开始就没有遇到,也就不会有后来伤的那么疼。

    他时常这样想。


    就算现在,他也还是没办法忘了那只白猪。其实发生了很多事,但是初遇记得最是清楚。不是说其他的不值得记,只是对于一切的起点耿耿于怀、难以忘却罢了。


    本来也是有着自己打算,所以才答应帮白三爷。到了白家,并没有见到三爷时时挂在嘴边的心头肉,还有些奇怪,结果等见到了才真是出乎意料。

    就见他进门后呆呆的看着自己出神,趁机仔细的打量了一下。

     算是长的还不错?但是醉成一坨也是够了。不知是不是错觉,觉得这位少爷有种妩媚勾人的意思,也许是因他饮了酒的缘故。眉眼狭长,笑成弯弯的样子,红色在眼尾划出圆润的弧度。本来应当是狡猾的感觉,却生生在那人身上揉成了天真调皮。有趣。

    然而,并没有把兴趣表现出来。毕竟,也在外边经历了一些事儿,不喜形于色是保护自己的方法之一。

    他只是盯了自己一会儿,又在三爷和自己之间扫了几个来回。看着他变换的脸色,觉得有些好笑,又突然从心里生出一股不甘的怒意。怒气来的莫名。也没了玩儿的心思。只是略略行了个礼,然后就波澜不兴的目送那醉鬼远去了。

    可是晚上躺下,总是想起白泽的那张脸。笑着的。迷惑的。呆住的。酒气熏熏的透着嫣红。眸子黑黑亮亮的,波光流转。至于白泽的衣着,倒是没怎么注意。不过那人的耳饰却很有趣,只有一只,用红线穿着铜钱系成了平安结,晃晃悠悠在他肩上一扫一扫的,让人想过去碰碰。

    睡不着,也不想睡。

    不断的想着他的脸。心里有些乱。


    翌日,见到他在海棠树下神游,一副悠然的模样,像是不染纤尘的仙人,又想起了昨晚他肆意的举止,突然有些明白自己昨日的怒意是怎么回事儿了,其实不是怒,是嫉妒。凭什么他能恣意风流?凭什么这般愚蠢也有人相护?凭什么他可以随心所欲?有人为他兢兢业业的谋算,甚至自己提出了那样的要求都被答应了,凭什么他能安安稳稳的坐在那儿心安理得的享受着一切?!他知道什么啊?!不忿,也不知是为自己还是为了谋算着的三爷。

    他居然还向自己搭话,唠唠叨叨地说些乱七八糟的胡话。丁很是瞧不起他这副纨绔子弟的样子。加之心里愤愤,对他更是冷言冷语。


    当时具体说了些什么已经完全记不住了。反正就是从那时起,纠缠不清了。


    再后来啊,只记得泠泠月色下眉眼勾人的微醺少年迷惑又欢欣的表情,和那日天晴云舒他从院子出来见到海棠下一个白衣少年回眸一笑。


    你问之后怎样?谁知道呢?过了太久了,久到麦子青了又黄、黄了又青好几茬,久到雨水蒸腾又降下了很多次,久到经过了许多许多回的露结成霜。大概是……在一起了吧……谁知道。


评论

热度(3)

© kvrq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