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只是我个人的一点儿胡言乱语!!!】
       【!!!!!没有别的意思!!!!!】

   其实刚看到《北大批判》时冲击还是很大的。完全颠覆了我对于大学的认识。不是为了就业而选专业,而是去做自己喜欢的。感觉一直是在混日子,即便现在也是。因为虽然是自己选的学校与专业,但是其实喜欢的更倾向于诗词古文什么的,可惜,已经几乎忘光了,当时选文科也是觉得文科的语文会讲的更深入,然而还是太愚蠢了。完全没有啊。文理语文课其实一样。但是虽然不是很好,还是很喜欢,语文虐我千百遍,我待语文如初恋。大学到底要学什么,居然才发觉,不知算不算晚?

     薛先生的观点有些很有道理,但是也并不是我全能接受。然而薛先生也是很坦诚的,对于自己的崇西毫不遮掩。

    我是那种思维跳跃特不着调的那种。有时候看着看着就不知道自己跑到哪儿去了。

    开始时,觉得他说的好好,说的很有道理。甚至替他觉得悲切。明明知道,却难以撼动,是很让人难过的事吧,那种无力感。突然想到鲁迅在《呐喊》的自序里说的,“假如一间铁屋子,是绝无窗户而万难破毁的,里面有许多熟睡的人们,不久都要闷死了,然而是从昏睡入死灭,并不感到就死的悲哀。现在你大嚷起来,惊起了较为清醒的几个人,使这不幸的少数者来受无可挽救的临终的苦楚,你倒以为对得起他们么?”你知道了,想找个人来一起谈谈心,结果回头才发现熙熙攘攘的人群看起来都很激动。可是啊,他们的激动与你无关。周围都是人,可是身边没人。就好像你是多余的。格格不入。茫然无措,想大喊,可是吐出口的却是低低的悲切哀鸣。耗费了心力成了这本书,不过是希冀能有人发现、有人回应罢了。

    当然了,他的观点大都是我可以理解的。

    “因为目的不同,所叙述的‘事实’也不同。”这是一早知道的。只是他又一次把它摆出来了。所以印象可能是又加深了。

    好比,“历史是由胜者书写的”,还有自古有之的“窃钩者诛,窃国者侯”。从来都是高高在上的把自己需要让人看到的展现出来。为了利益。然而当到达了一定高度,甚至连遮掩都是不屑了,堂而皇之的宣布,也没什么人会反驳,会反驳的要么已经被弄死了,要么就是不会有影响的。

    回到这书上,可以说他这一观点真是深深的影响到我了。以至于也开始思考他书中所说的。

    他把外国的教育说的很让人向往,虽然也提及它的不足但是却很大度的宽容了。很大方的承认了他是主张西化的,看到了外国多么多么的好,就算是不好,也很怜惜的受着。可是中国国情就在那,短时间内是改不了的。中国教育,可以接受建议,但是不能否定。

    他说,“大学就是这么一个地方:你选择一个你最喜欢的东西,看看你干自己最喜欢的事情能干得多么出色。这才是检验你才能的一把尺子,也是对你最好的训练。从这种训练中所获得的素质,将来干什么都有用。”我得说这话真是让我豁然开朗了。做自己喜欢的,谁不乐意,还能学到能力。可是转念想想,现实是大部分学生从幼儿园开始,就为了高考做准备,为了找个好工作,然后突然说大学其实是为了让你爱干啥干啥,工作看的不是专业是能力。可是没有专业素养怎么做工作。你喜欢的就能管你找到工作?不一定吧。

    当然了,我是一直玩的很开心的那种。又懒又馋。没心没肺。其实报学校时都没怎么在意,就是想到外地,随手一翻,翻到了,然后按顺序把专业给抄上了。我知道我这么说肯定会挨骂。但是这就是事实。没有方向,没有计划,这就是我的真实写照。无可救药,对吧?就跟等死差不多。不多说了,我怕看的您胃疼。别气别急。我往回说。

    就是这样的我,看到这书之后,起初真是很亢奋,觉得,“对啊,我为啥不知道?!我现在开始也是来得及的!”什么的。可是越看,越觉得别扭。许是我根深蒂固的“护犊子”劣根作祟,或者是被“洗脑”洗的太成功了,要么就是“反骨”发作,反正就是最初看他说这儿不好那儿不好我还特开心,“对啊,就是不好!”,可没多久,就想,我所经历的,在他那儿就是要不得的了?怎么能说的如此不好?教育是有问题,但也不至于说成现在多不可取啊。

    国情使得这种情况还要维持段时间,也许到我们毕业,也许到我们孩子毕业,谁知道。除了国情,各种因素都有。社会思想、历史背景、个人觉悟、全球化影响等等。

    薛先生肯定想的比我这一直混日子的想的多。

    而且,不得不说,有些话真是让人受益。

    “你不自觉的形成了一个预设:我写出来的东西,反正别人是要看的。甚至你觉得别人有义务看你的东西。”看到这儿,才突然发现自己原来是有这种心态的。然后开始尽量避免自己的这毛病。

    然后调整心态,对于愿意看我写的乱七八糟东西的人报以真挚的感激。这不是场面话,真心的。

    其实这道理一早就知道了,只是抛在脑后,是不想承认还是真的没在意,原因我全然不记得了。

    没有谁是不可代替的。再喜欢再爱的东西、再深再真的情谊,无论什么,都抵不过岁月绵长。

    “对于别人而言。你是无关紧要的。”是啊,就像没了我太阳一样起落。别人谁知道我是谁啊?我凭什么写出东西就一定有人看?我有什么资格被记住啊?不久前看到了段话“为什么别人不喜欢你就是背叛你?说到底,你把自己看得太重要了吧。每个人都有权利安排自己的起承转合,为什么他们想要一个美好的结局就成了‘故意与你作对’?”“什么时候才能接受现实,宇宙的中心不是你”。就好像小说里,那时楚子航给他继父留言如果他死在这次任务中,不要告诉他妈妈,然后趁着他们还年轻再要一个小孩,路明非听了说,自己会被代替,不伤心么?面瘫师兄回道,没有谁是不可代替的。都可以被代替,无关紧要,所以凭什么关注我、为什么要记住我啊。没理由不是么。

    所以,不想被遗忘的人开始“折腾”,想借此来表明下存在价值。会有用吗?也许吧。

    我不是世界中心。能一直看着我的只有我爸妈,但是他们也不会一直陪我走下去。总有路是要我一个人走的。所以才要改变心态。不然我怕是没法自己走下去。毕竟是很懦弱的人。

    啊啊,好像跑题了?咳咳,回去。

    薛先生也是想把中国大学教育搞好,想的也很好,说的也很有道理。我也觉得他是个很值得去尊重、去学习的人。

    我开始思考他的观点是不是正确,是不是可以理解,是不是符合实际。不知这算是他的成功,还是失败。

    说是读后感,重点本来应该是如何上大学,可是我总是get不到关键点。

    其实还有很多想说,可是那就跑的更远了。也就按下不表了。如果有机会,以后再说。

    总之,也就是说大学不是专业至上,而是能力培养,就业所谓的“专业人才”,其实还不一定是学啥的,只不过是有工作能力而且也对这份工作有了解并具备了基本的专业知识,大概就是这意思。整本书都在“陈述”中国大学的不足以及曾经的可取之处,并不厌其烦的诉说外国大学优于我国大学的地方,希望大学改进、学生不再把读书功利化。设想很美好。可是就像那话说的,“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中国教育有不足,但是短时间是无法改变的。可以普及这种希望改进的思想,但是崇洋或过于西化是最不能容忍的,要严加警惕。

    大概就这样了。

评论

热度(2)

© kvrq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