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白·桃夭】「原创,cp鬼灯×白泽」

【鬼白·桃夭·奈何】

        所谓的后来·奈何

    “鬼灯大人!”一团白色不明物体伴着中气十足的声音奔过来。
     “是小白啊。”鬼灯转头。身子也随着转过去,手扶着狼牙棒,向来者打了个招呼。
     小白晃着尾巴,“您是来巡视的吧。我们都工作的很认真呢!”
     “嗯。感觉诸位的表现不错。”依旧是一副严肃的样子,微微点头,“那么,请努力。”

    “鬼灯啊,EU地狱有客人来访。你……”
     “那就请您老老实实待好。摆出副王的样子。不要像上次和上上次那样丢我们的脸了。”
      “我……”
      “我去忙了。”

    “鬼灯大人!阎魔大王在找您呢!”
     “知道了。”

    “鬼灯,要不要来众合地狱参观一下我们改进的审问方式。根据上次你和茄子唐瓜他们的建议,我们重新整顿了哟。”
     “请让我看看。”

    “鬼灯大人!……”“鬼灯哟!”……“鬼灯!……”“大人!我……”“鬼灯先生……”“亡者……”“地狱……狱卒……”“阎魔大王……”“鬼灯先生……”“……”

    好多事啊。好忙啊。
     到底是为什么让自己这么忙?虽然以前也很忙,但总觉得现在就像是在逃避什么似的。
     总觉得很久没听到了呢,那让人不快的声音。找时间去看看好了。

    一朵朵粉红缀在枝上,一树树的灿然绯色。一直长开不败呢。噢,对了,还有桃子。实习的兔子药剂师三三两两的凑在一起,看起来很是安稳悠闲。真让鬼心烦啊。天国桃源什么的,好像什么时候都是满满的光。鲜亮。通透。真不舒服。为什么不舒服?呃……可能是因为在地狱待了太久?
     不是。不是的。心里一遍遍的说。但是鬼灯刻意忽略了。
     桃太郎正在捣药,听到脚步声回头起身,“啊,您来了!那个……白泽大人他出去了。您的药在……”“哼。那淫兽又去花街了么?”怒气几乎具象化的从鬼灯的身上散发出来。
     “啊……嗯。那个……您……呃……您找白泽大人的话……”桃太郎有些不知所措,尽管已经熟悉了两位大人的恶语相向和对打……呃……对打,不太确切,应该说多是鬼灯大人的单方面的虐打……可是……鬼灯大人生气的话也是很可怕的。
     “并没有。”听起来还很平稳的声音。
     “欸?”有些摸不到头脑。
     “没什么。我的药做好了吗。请把我定的药给我吧。”
     “啊。是是。药在……”边说着,边转身进去,拉开抽屉,“在这儿。”递过去,“给您。”
     有些意外,还有些不清楚的感觉,“那白猪居然……嗯……多谢。有劳了。”突然有些烦躁。不想再多待一会儿。

    摆弄着金鱼草,之前强迫自己忽略的东西又浮上来。
     那张烦人的脸。那个反感的声音。看到桃源乡时不舒服的感觉。心里的怒气。以及说不清的……

    呼。
     是知道的。
     觉得烦人是因为他几乎总在笑。所以才会和他争执,看他发怒失态。有时候也会想,他和女人云雨时会不会失态。但这种想法一出来就被掐断了。不想去细想。会觉得不舒服。
     反感那个声音是因为听到了的话,引以为傲的冷彻就会不见。每每看到他,就会分外激动,喜和怒混杂。
     怒气。是和谁都可以么。有些莫名的微微难过,也有些气。心烦意乱。已经连见一面都不愿了啊。不舒服,心里。
    而且为什么要解释啊。“并没有”什么的。
     是不是……其实……他对……
     “啊啊啊啊啊!!!”金鱼草突然大叫起来。思绪被打断。抚了抚面前的那棵。抬起头向前望去。阴沉。满目的深色。绝妙的恶心声音回响在这片大地。
    啊,是了。
     觉得兔子实习药剂师们心烦是因为它们太悠闲了,从开始到现在,一直都安稳的生活着,没有性命之虞,大概连恨是什么都不知道,天真愚蠢。
     可是,好像有点儿嫉妒。
     桃源乡的安详鲜亮让他不舒服。是因为它太过光明吧。既让鬼灯觉得心思被照的一览无余,也时时提醒着他,自己的身份与那儿是多么不符。提醒他,有些事,是根本不可能的。不要痴心妄想。不可能的。

    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
     奈何。

(觉得和【鬼白·桃夭】<所谓的开始·未察>有些重了……其实不是能比较好的把握到鬼灯的感觉呢……Orz)

评论

热度(4)

© kvrq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