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白·桃夭】「原创,cp鬼灯×白泽」

【鬼白·桃夭·未察】

      所谓的起初·未察

      鬼灯很忙。但是对于这些事而言,并不是一定非要他来不可。只是如果不做些什么,他就没办法感觉到自己还是被需要的,抛弃什么的,还是自己弄清楚比较好。与其等自己被推出去,不如自己先走、先舍弃,至少还能保全尊严。别人,啊,别的神鬼都觉得他理智果断,可以临危不乱。他也这样觉得。觉得自己就是冷彻的化身。
      谎话说多了,连自己也会相信。
      谁还记得当时那个被献上祭台的孩子孤单无助的模样。
     为什么。好恨啊。凭什么。不甘心。
     也对。凭什么不是我呢。死了吗……

      鬼灯觉得自己在地狱过得还不错。有事做、被需要,甚至还可以偶尔小小的任性一下。虽然他并不需要存在感那种虚无的东西,也觉得相较而言还是独自一人比较舒服,但是如果被需要被认可也还是会稍稍宽心些。
      今天又去找那偶蹄目拿药。踢开门,甩出狼牙棒,吵吵闹闹。
      看着他气得跳脚的样子,好像很有趣。和听到金鱼草成群成片的一起发出的恶心的声音一样有趣。边这样想着,边躲开对面飞来得药杵,甚至罕见的对那蠢货温柔了一回,谁知到居然听见他说什么“哼,怎么?!恶鬼!你不会是怕了……”真是够了,不过,这样自以为是的扭曲的淫兽,倒是激发了鬼灯莫名的矫正欲。
       被打到墙上的白泽有些气恼。把随手抓到的东西统统向鬼灯丢去。和幼童打架没甚区别。
      两个岁数不小的家伙,在彼此面前露出了任性而又真实的一面。不再是笑吟吟的、不再是理智冷静的,即便是一见面就吵闹打骂、说什么讨厌,也没办法掩盖他们只有在对方面前才会失态,才会像活着的,不再是对所有事都浑不在意的样子。

      鬼灯是知道自己屡屡会在那白猪面前失去冷静的。但是,偶尔任性一回、发泄下压力也是可以的吧。
      其实鬼灯隐约记得他与那家伙之前见过面。但是如果贸然去问,未免也太不像话了。而且,自己也不是会轻易认输的。

      不知不觉间几乎贴在一起得脸。相似的眉眼。狭长的凤眼被红色的纹理衬的或凌厉或妩媚。波光流转。看着那双眼和那张自己死也不会承认相似的脸,鬼灯心里忽然有些不舒服,像是滞了一下,可等他仔细感受时又没有了。
      白泽率先退了回去。看着他不情不愿的掏出药丸,鬼灯觉得有些好笑,但仍是一副冷淡的样子,“那么,药我就拿走了。白猪。”拎着狼牙棒,转身离开。
      鬼灯想,虽然被那只偶蹄目迷惑了,但是还好很快调整好了状态没被他发现。不然那白猪一定会抓住这事不放的,就像一直被嘲笑不能吃辣一样。不过,以前倒是没这么认真看过那家伙的样子,不得不说,虽然一直说不顺眼什么的,其实是意外的好看,也对,否则他能怎么勾搭那么多的女人呢。不过鬼灯是不会如此轻易被迷惑的,即便觉得那淫兽长得确实很好看。     

      鬼灯不需要任何人,亦不需要任何人爱。他是独立而强大的。他可以了解人们的感情变化,但是并不觉得自己需要。
      人啊,都是愚蠢且善变的。不会有谁能一直陪着自己。不管怎么样,人大都是趋利的,没有用的会被毫不可惜的丢掉,有用的会被榨尽价值然后丢掉。说是人,其实鬼啊、神啊的也一样吧。

      不想再被轻易舍弃了。所以一开始就尽量避免这种可能好了。不要靠近。不要奢望。不要想。


【-_-#好短啊…】

评论

热度(5)

© kvrq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