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白·桃夭】「原创,cp鬼灯×白泽」

【鬼白·桃夭·不知】

       所谓的起初·不知

     其实白泽对于桃花还是比较喜欢的。毕竟说什么桃花运嘛。桃花越多,美人越多。有美人有酒,日子好像就会不那么无聊了。
       漫长的几乎让人发疯的岁月,偶有几个过客让人有些印象,可是也仅仅是有些印象罢了。费力去想,发现声音已然忘记,样子模糊,只是觉得有那么几个模糊的影子有些熟悉。他的生命太长了,长到人这一世,于他,不过是微不足道的须臾。
      那些人看起来都是忙忙碌碌的。可是在忙什么呢?到头来,不过是镜中花水中月。谁知道久年以后,又是怎样的光景。   

      受够了。
       一次次的相遇,一次次的别离。终是留下自己一个。
      
       哎呀,最近一定是太无趣了,白泽想,不然自己怎么总是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轻轻吐口气。把并没有捣药的手从药杵和药臼上移开。伸手捻了捻耳边的红线。不过,红线什么的也没用啊。勾勾嘴角。身为好运的神明,居然天真的相信物件会带来奇迹,而且还没用的胡思乱想。说出去会被笑死吧。
      “啊!鬼灯大人您来了!”桃太郎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注意力被拽回,抬眼看向闭着的大门。
      果然不负他所望。依旧是暴力的开门方式。
      被打倒的同时听到冷清的声音响起。“我说白猪,你是在等死么?药呢?”总是这样的口无遮拦。
      眼睛望向声音的来处。
      光从门外涌进,从那个颀长的身影边擦过、投来,带着些许热度。那人那张万年不变的认真冰山脸被明灭掩映着,看不清表情,给人一种诡异的柔和感,像是西方所谓的神子降临,美好,但凛然不可侵犯、高高在上。明明就在眼前,却觉得终此一生也无法到达他身边。
       险些愣了神。不过毕竟是在万花丛中摸爬滚打了无数岁月的神兽啊,所以也只是险些罢了。真好笑,白泽想,堂堂的神怎么能觉得那种讨人厌,哦,不对,怎么会觉得那讨神厌的恶鬼美好什么的,才不可能呢,而且一点儿也不想和他待在一起,妹子们见到那面瘫脸一定会被吓得跑掉的。最近真是过得越来越像个笑话了。
       边想边迅速的爬起来嚷嚷,“滚开!最烦你这张脸了!恶鬼!倭人!来拿药态度就不能好点儿么?!想打架么?!来啊!”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反手把药杵丢出去。
      张牙舞爪。
      “你以为我想见到你这张脸吗。白猪。我是来拿药的,不是来看你发疯的。如果想要打架的话,我并不介意。”依旧是平静的语气,却有几分跃跃欲试夹在其中。狼牙棒提回手里,把飞来的不明物体打到一边。
      对于鬼灯这次没有和之前那样打够了才说事的情况,白泽表示有些跟不上了。
      “哼,怎么?!恶鬼!你不会是怕了……唔!……”被狼牙棒抡到墙上的白泽在滑下来的同时吐出后半句话“……我……吧……”“并没有,”伴着狼牙棒开始新一轮的挥动,鬼灯接道,“我只是想尽快解决而已。然而发现最有效的方式还是这个。”
      “你!”白泽有些气恼。丢着随手抓到的东西,向鬼灯那边欺过身去,终于扯到了衣领,一把拽住,“你这恶心的倭人!”“你这愚蠢的淫兽!”“太过分了!”“彼此彼此!”两个家伙居然像孩子一样边斗嘴边撕扯起来。
       终于结束是在双方找不到新颖的词汇来继续攻击时。僵持着。面对面站立,身体前倾。近的可以看到对方细密纤长的眼睫。最让人,不,让鬼神心悸的是,突然安静下来,而且对方正一瞬不瞬的盯着自己,眼里只有自己,好像全世界除了眼中所看的这个,其他的可以全然不顾。察觉到这点,都不由得一滞。
       “啧!给你就是了!”白泽后退一步,歪了歪头,不情不愿地掏出药丸。
       “那么,药我就拿走了。白猪。”鬼灯直起身子,波澜不兴的样子,从白泽手里取过药,架起狼牙棒,转身离开。
       “哼。”
       目送那恶鬼离开,白泽想,今晚务必要去找可爱的妲己去好好放松一下,自己一定是被打的脑子坏掉了,急需美人来为自己医治一下。不然刚刚怎么会看着恶鬼出神?!太可怕了!

     其实不是的。白泽知道。但是那种感觉自己是不可能会有的吧。
      不是才发现,一见到那家伙就会失态。不是才发现,自己会不由自主地关注他。    
      最初,看到那张相似的脸只是觉得有趣。然后,率先开口打赌,没想到无意间就这样再也甩不开了。开始在意他的言语举动,只是想知道长相相似的两个家伙间的不同,以及除了长相以外的相像。
      之后,之后好像就习惯了这样。观察他,看他一本正经的工作,看他满脸严肃的参加什么无法理解的金鱼草比赛,看他在酒馆里喝酒却意外的发现他居然不能吃辣,看着他。有时候会想,不觉得无聊吗?开始仅仅是觉得好玩儿。激怒他,从他那赚钱,为他制药。有趣。
       一直一个人很无聊的。
       本来只是解闷的方式之一,和找美人、饮酒一样。
       但是看着看着,就发现,其实自己是没资格笑那倭人的。因为本质是一样的啊。都是孤独又倔强,却又不约而同的逃避着,以不同的方式。温香软玉美人在怀。大梦一场世事不谙。而或醇厚或清冽的酒液,则素来被当作各种心绪的佐料。

     啊。又在想没用的东西了。真是的。白泽歪头看看身边的美人,把注意力拉回,“您真是很可爱呢~”,笑的眉眼弯弯,指节分明的手抚过她的鬓角,“那么,来做些有趣的事吧。”女子柔顺的贴过来,“白泽大人~”。

     

评论

热度(7)

© kvrq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