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给雪上碧影(影子)的【迷梦】(双邪吧·双邪文)写的名为番外的小段子 囤文

【番外 1 的设定是藏海花第十二章(好像是吧),住在喇嘛庙的那个晚上,原文只说“当天晚上我们就在那个房间休息了一夜,特别安静.什么事情都没发生,早上,冯也醒了过来”我把这晚上给臆想了下。番外 1 是以回去的(盗墓邪成长的)藏海花邪的视角写的 】

 
【番外  1   (其实是 段子 1 )

     不知到怎么回事儿,从潘子死后,吴邪总是想起那青铜的铃铛。许是今天听到张海杏说湖里有铃铛的缘故吧,又想起来了。
      他觉得当时是听到了铃铛响的,可是却记不得到底发生什么了,只知道再有意识时还是在往出跑,好像只是晃了个神,可总觉得哪儿不对劲儿。张海客他们弄的,自己记得清清楚楚,虫子咬的和真的一样。吴邪想,难不成这铃铛还有山寨的?假的就质量差,用来吓唬人?不应该啊,这也没吓到啊,而且那墓主能买假货?心里一惊,因为他忽然发现,不知道为什么他其实在心里是承认他听到了铃音的。为什么?为什么觉得自己听到了?吴邪皱眉。
     他回头看了看,胖子他们都睡了,窸窸窣窣的披上衣服往外走,到房间外,抬头看看天,在身上摸摸,把剩下的那根烟拿出来点上,深深的吸了一口,吐出一团烟气来。看着那飘得四散的烟雾。真像啊,吴邪想。欸?像……什么?吴邪觉得自己好像有什么事想不起来了,但是好在必要的事情还是记得的。这种感觉很不好。明明什么都没少,总是觉得不完整。还好有烟,让他觉得还安心些。
     妈的,自己不会是压力太大神经衰弱了吧?要是这样下去,小哥没出来,我先疯了,他想,不知道小哥出来后知道我为了他得了神经病会不会感动?会不会把我他瞒我的都告诉我?又吸了一口,把自己乱七八糟的想法甩出脑袋,抬头冲着月亮吐出长长的烟。
     弯月,喇嘛庙,起伏的雪山,静谧的夜。夕阳时看着还有些人气儿的地儿,到了晚上看,却有种彻骨的寒意,让人知道它是真的冷漠,高高在上的俯视,浑不在意你的死活。那烟气把夜的漠然拢住,于是眼前变得模糊起来,朦朦胧胧的,有些柔和起来。
     吴邪看着雪山,有些恍惚,异样的熟悉感涌上来。熟悉感不是对景,而是说不清的、对那不在意与柔和的熟悉。他忽然烦躁起来。
     狠狠的抽了最后一口,把剩下的烟往雪上一按,转身回去。一定是太累了,没休息好,他边往里走,边想。
     这一晚上,特安静。早上醒来,吴邪想了想,昨儿晚上好像做了个梦,可是记不起来了。 摇摇头,伸手摸烟,记起来昨天抽完了。本想冲胖子要一根,结果回头正好冯醒了,吴邪也就把这茬放下,去和冯“友好洽谈”去了。
     然后,启程奔向目的地。

     
     日子还是在继续。
     但是,发生过的事,是确实存在的,也是不会改变的。

评论

© kvrqan | Powered by LOFTER